当前位置:筱晨缘>武侠修真>重塑千禧年代> 248 炒作(4k)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248 炒作(4k)(1 / 3)

冰芯的光刻胶几乎消耗殆尽,这是从去年十一月就已经有的预期。
在过去将近半年的时间里,各方面针对这个事情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斡旋,也取得了一些进展,但只能有限的保障冰芯成熟工艺和部分先进工艺的所需,而最先进的16nm始终无法采购。
一是日本厂商不能卖,内地就冰芯这一家具有16nm工艺的晶圆制造厂商,也明确受到BIS的限制,即便套了马甲也没法买。
二是日本厂商也不想卖,冰芯尝试了通过国外马甲采购,但全球具有16nm工艺的也就这么几家,JSR株式会社和东京应化并不想在这种关头下冒风险。
基于种种情况,预期中的冰芯最先进生产线还是停止运转了。
很难说什么心情,尽管冰芯从一开始就做了最坏的打算,尽管这半年时间也反复验证局势并为员工打预防针,但它真正到来的时候,不少人还是呆呆的陪到了最后一刻。
冰芯这段时间的工作任务十分密集,连过年时候也没有放假,现在到了许多人的假期时间,心中没有丝毫高兴,反而满是沉重。
Fab1-6是冰芯最先进也是全球最先进的晶圆制造厂,它在2013年完工,在2014年成功抢滩搭载了FinFET的第一代16nm,并在次年完成升级改造,继续推出了第二代的16nm工艺。
冰芯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取得了梦幻般的成功,超越台记,超越英特尔,让世界都认识到了这样一家来自华夏内地的晶圆制造厂商。
从2003年年底立项,2004年开始建设,再至拿到世界第一的荣誉,冰芯一路走来并不容易,而当这份不容易的成功被摧毁,也就让参与者分外意难平。
所有的冰芯员工都是如此。
也因为这样,率队在中芯秘密研发10nm工艺的梁孟淞专程返回庐州,与Fab1-6备受冲击的员工们共同迎接这一刻。
生产线停滞,后续还安排了校准、研发测试、优化试验等还能做的事情,但这些只是边角料了。
梁孟淞这段时间没在庐州露面,今天站在厂区里注意到了大家渐渐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眼神,也看到一些人已经眼含热泪。
他还是决定说点什么。
说点什么呢?
梁孟淞沉默一会,看了一圈同样沉默的同事们,缓缓说道:“现在很糟。”
生产线停产不只是很糟,更是严重事件,而冰芯面临的更是外部的严厉措施。
“但不会比刚开始的时候更糟了。”
如今的冰芯已经上市,拥有诸多制程工艺,拥有先进的研发和卓越的团队,拥有许多稳定的客户,也拥有内地全行业的支持。
而在2003年,没有人相信野路子的创始团队,在2005年,冰芯连130nm的风险试产都要在中芯的帮助下完成。
那时候的冰芯都走到了现在,更何况是现在的冰芯,怎么能无法面对未来?
冰芯联席CEO言简意赅,但厂区里的众人都能明白意思。
梁孟淞说了第三句话:“更何况,现在还有我。”
他说话没有慷慨激昂,也不擅长那个,就是平铺直述。
然而,在场的人仿佛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。
梁孟淞本打算结束讲话,但想了想,还是决定补上第四句:“……还有方总。”
方总也是很厉害的。
意思表达到位,但这个断断续续的方式忽然让气氛松了下来,嗯,方总作为最专业的非专业半导体人,他当然很厉害!
梁孟淞走了几步,伸手和距离自己最近的员工击掌:“好好休息一阵,后面的工作也会很辛苦。”
随着他这样的动作,击掌仿佛成了仪式,员工们逐个走到梁孟淞的面前,完成休假前的最后交接。
等到仪式结束,旁边的助理忍不住问了句:“梁博士,生产线什么时候能重启?”
梁孟淞摇摇头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说道:“走,回申城。”
他也不知道这边什么时候能重启,但事情已经结束,自己需要回去继续手上的工作了。
……
冰芯的16nm生产线停产是一个很严峻的信号,但因为易科控制着这段时间累积的手机产品出货,这并不会第一时间被市场所察觉。
只是,这也是早晚的事,除了光刻胶的物理性质,还有诸多媒体在盯着,更有“KILL YIKE”这样的网站持之以恒的曝光着易科系正面临的坏消息。
已经是预期内的事情了,已经是跌落低谷了。
现在市面上更感兴趣的是易科还能怎么做,如果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回应,易科的股价明显还会继续下跌,连震荡中的阴跌也无法保持。
易科系仍旧很强大,但不管易购还是易信又或者抖音,它们都是笼统归纳在一个体系之中发挥作用,各自仍旧是独立的公司。
易科的股价也好,业务也罢,都是需要看自己的表现,体系的增幅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作用,而到了美国媒体普遍宣称易科崩溃的六月,它仿佛打出了一张前沿概念的牌。
易科公司在做深度学习,聚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